Written and Published by Han Institute, February 19, 2013

出席白先勇新書‘父親與民國’發表會的感想

2013年2月17日,白先勇教授在加州的Santa Clara會議中心,講解他的新書﹐‘父 親與民國’﹐總共上下兩冊﹐是記載其父白崇禧的軍事生涯與中華民國的歷史。

值得慶幸﹐白先勇以文學的筆觸﹐來敘述他軍戎父親﹐中華民國白崇禧將領的一生。

已經不再是年少輕狂的他﹐文質彬彬的站了三個小時﹐配合有大型圖片﹐他溫文爾 雅的介紹﹐他的父親白崇禧將軍﹐所歷經的中華民族的苦難與戰爭的年代。

回顧那個大時代﹐是如此紛亂﹐但他的口述歷史﹐卻顯得有條不紊﹐甚至偶爾輕鬆﹐ 讓我們這輩人﹐覺得輕舟已過萬重山﹐歇口氣﹐來回顧中華民國歷史﹐他謝絕使用 政治民粹來講故事﹐而是還原風貌.

白教授有機智婉轉的台風﹐帶一點詼諧與瀟灑﹐以傳統中國知識份子的情懷﹐來做 貼切的研討﹐梳理時代的經緯。

“旅美學人夏志清教授曾說:「旅美的作家中,最有毅力,潛心自己藝術進步,想 為當今文壇留下幾篇值得給後世朗誦的作品的,有兩位:於梨華和白先勇。」他甚 至讚譽白氏為「當代中國短篇小說家中的奇才,五四以來,藝術成就上能與他匹敵 的,從魯迅到張愛玲,五、六人而已。」”

“1960,白先勇與臺灣大學同學歐陽子、陳若曦、王文興、李歐梵、劉紹銘等共同 創辦《現代文學》雜誌﹐1965年,取得藝術創作碩士學位後,他到加州大學聖塔芭 芭拉分校教授中國語文及文學,並從此在那裡定居。”

白先勇熱衷推動崑曲﹐短篇小說﹐“遊園驚夢”﹐影射大時代的家庭變遷﹐是參 考湯顯祖最著名的劇作”牡丹亭“﹐原著的牡丹亭共有五十五齣,由標目、言懷到 肅苑、驚夢、到婚走、駭變、到最後的圓駕為止。經過了近代崑劇的改革,改編成 十二齣的劇目,有遊園、驚夢、尋夢、離魂、冥判、拾畫、叫畫、幽媾、冥誓、回 生、婚走。 2004年作家白先勇,集合大陸與港台地區的優秀藝術家,共同推出「青春版牡丹亭」。

白先勇的父親白崇禧﹐足智多謀﹐有小諸葛之稱﹐參加過辛亥革命時的學生敢死隊﹐ 是建立中華民國的勇士之一﹐一生捍衛中華民族﹐於存亡之際﹐獻計獻策﹐是民國 的守護神。

白教授在講習會裡說﹐當南京首都淪陷之後﹐國民政府遷至武漢﹐白崇禧將軍向軍 事委員會提出﹕以空間換時間﹐小勝積成大勝。而八年抗戰的代價卻是如此慘重﹐ 人民犧牲三千萬﹐軍隊三百萬﹐國土陷于水火劫難﹐當日本人投降時﹐播音員痛哭 失聲。

而如今﹐整體的歷史﹐幾乎已被遺忘了﹐為何無法認知﹐這段民族艱辛的歷史﹖民 族衰微到已漠不關心﹐中華民族的近代史﹐怎能大意﹖ 白先勇對大眾的期許﹕面對 真象﹐不要疏忽歷史。

其父一生的遺憾﹐是未能剷除林彪在東北的勢力﹐當白崇禧即將一舉清除中共之際﹐ 卻被召回南京當國防部長﹐而美國馬歇爾的調停﹐愈調愈讓共黨勢力坐大﹐是很大 的原因。

白先勇並為父親辯護﹐在國共徐蚌/淮海內戰時﹐沒有出兵相助﹐並非按兵不動﹐而 是第一﹐勝算極低﹐沒有後勤﹐沒有準備部署。 第二﹐指揮分散成為華東華中﹐因 此拒絕做戰。

中央派白崇禧﹐自大陸來台灣﹐處理228後的動蕩不安﹐安撫的政策是﹕寬大處理﹐ 曾經參加運動的學生﹐只要家長來領回家﹐登記後可以自行離開。

並且說國民黨失去大陸的原因之一是﹐國民黨太低估共產黨﹐疏忽大意共產黨的國 際勢力。

白先勇說﹐蔣中正對其父的關係是微妙且複雜的﹐史記如此記載﹐在呂后殺了韓信, 劉邦聞後﹐而發此言﹕且喜且憐之﹐他借用司馬遷的話﹐來描述蔣中正來參加白崇 禧喪禮的心情。

一代愛國軍事家﹐自辛亥革命﹐北伐﹐蔣桂戰爭﹐抗戰﹐內戰﹐均靠機智﹐來化解 強大的侵略敵軍。

自願留在台灣﹐未在香港﹐或美國定居﹐是因為他認為台灣﹐就是中華民國的土地﹐ 他要與民國共存亡﹐永不離棄。

蘇莊 撰 2月19日2013年

Return to main page